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g2466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很平常、很乐观的人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六道情  

2009-11-04 23:02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下决心结束自己的事业,不做了。清理档案中的员工招聘登记表时,忽然看到一个来自海南三亚六道村的应聘者的档案,吸引我注意的不是这个人,而是六道,这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而又日渐陌生的地方,还有那里的人。顿时,思绪把我带回到90年7月初,那难忘的三天六道生活。

那时,我在三亚荔枝沟镇和朋友一起经营一个橡胶农场,由于我性格开朗,广交朋友,与相邻的黎族村南丁村的阿多成了好朋友。早在数月前,就听阿多说起过六道这地方,他介绍说六道是个靠海的一个黎族村庄,他有几个渔民亲戚住那里。我一直向往着能到海上生活一段时间,找点对大海更切实的感受,于是,与他相约,何时去六道,一定带上我。

我清楚地记得,是7月3日,我久盼的去六道终于成行。阿多说他叔叔专程来叫他,去帮忙到船上干几天活。我马上带上换洗衣服,兴奋地与他出发。

过田独,到红沙,渡过榆林湾,再从安由坐边三轮蓬蓬车,沿榆林湾的碎石路颠簸二十分钟左右,就到了夹在榆林湾与牙龙湾之间的六道村。六道村地形很奇特:三面环山一面接海,村子低洼坐落在不很高但很陡峭的环山中,极象一口井。村子不算小,有十个队,四、五百户人家。村里建筑极差,大多数人家的住房都是那种典型的黎族茅屋。建筑虽差,风景却异常优美:几千棵椰树象一个个礼兵方阵,横、纵皆成一线,非常整齐。高大美丽的椰树林里,间种着无数棵别致优雅的海南荔枝(当地人语,潮汕人称林檎),荔枝围着草屋,显得里外层次分明、高低错落有致,再配上村外那弯月般的海湾沙滩、清蓝淼淼的海水,简直是一幅世外桃源式的迷人绝景。

刚进村,我们就遇上了阿多大叔的女儿.她个头不高,圆脸,眼睛大而明亮,虽住海边但皮肤并不黑,长相朴实大方。她在田独民族中学读初三,刚参加完升学考试回来。她热情地把我们引到她家,叫我们换下坐车进村时沾满泥巴的脏衣服,又给我们开了两个大椰子。我正口渴,一口气灌了下去,肚子立即圆了出来。黎族人的待客习惯是希望客人吃得越多越好,于是,我又把椰子肉吃了个精光,肚子又圆上加鼓了。这小妹看我吃得不亦悦乎,也开心笑了。

晚上,因阿多叔叔家族有丧事,男人都操持丧务去了,没法陪我们,就由小妹陪我们聊聊天。我问小妹叫什么名字,她从桌上拿起一本黄塑料封皮的日记本让我看。翻开封面,原来是本毕业留言册。卷首那滚烫的词句,使每个青年和曾经拥有过青春的人都会唤起心中的豪迈。落款是美爱。

“哦!美丽又可爱,漂亮的名字哟!”

我轻声赞美了一声。美爱羞涩一笑:

“哪里有哦?”

美爱对我讲她的学校、她的学业、她的未来:学校是一塌糊涂,师资差、教学水平低、学校管理混乱、乱收费;学生经济负担重、她的成绩也不甚理想,再加上一妹一弟皆读初一,家里经济困难,她现在初中毕业,学业到此为止了。说到这里,满脸的愁云。为了不使她伤心,我岔开话题,问她:

“你们是算渔民还是农民?”

“农民,但田很少,因为靠海,地力又薄,每年只种一季,够自己吃罢了”。

我又问

“还有别的收入吗?”

“有一点”

她稍微想了一下,细细算来:

“椰子、海南荔枝;平常可抓点鱼、蟹;捡点螺、贝壳,这些都可卖点钱”。

我听她说有贝壳捡,不由得精神一振,忙问:

“你们这儿贝壳多不多?好不好捡到?漂亮不漂亮?”

“你喜欢贝壳?”

她反问道。

“喜欢,来海南后,几次到海边想捡点漂亮的贝壳,可就是遇不上。天涯海角、鹿回头、大东海、牙龙湾、博鳌、南港、治坡、海甸、秀英…都没有”

我如数家珍地把我到过的海边全列出来,以证明我对贝壳是多么的倾心捡贝壳是多么努力而又多么的不走运。话未说完,她忽地站起来,从床后的纸箱里摸出一个物件,双手捧着伸到我眼前,坚定地说

“阿光哥,我送一个给你”。

尽管油灯昏暗,可闪亮的贝壳使我眼睛发亮

“虎皮贝!这么大啊!”

她手中的正是贝中珍品虎皮贝,比一般的虎皮贝大了一倍有余,足有我拳头大,贝壳全身披满暗黄、黑褐相间的斑点,有的斑点色彩浓烈,象似要从壳面浮突而出;有的斑点又若隐若现,似乎沉藏在壳里面。而花纹,不是虎皮胜似虎皮。整个贝壳呈现出很强的立体感。壳面象是涂了一层油,异常光滑、洁亮,在灯光下不断闪烁魔幻般的光芒。我双手慢慢地、郑重地接过贝壳,轻轻在贝壳上吻了一下。没想到,我这一举动竟使美爱羞得满面通红,好似这个吻,吻的不是贝壳而是她的脸。偏偏阿多这时又玩笑了:

“爱妹呀,你看人家多么爱你哦!”

“呀!阿多哥,你要死了?你坏死了!”

话未说完,一双粉拳雨点般地擂向阿多背上,屋里顿时充满了快乐的笑声….

第二天,苏家办丧事,男人还是没空陪我们,我便溜溜沙滩、看看海、看看丧事场地的繁忙和市场般的热闹、到处去喝酒吃牛肉,就这样度过了一个烦躁而无聊的白天。夜晚,吃过饭后,美爱把我们洗好晒干的衣服送进屋来,问我:

“阿光哥,晚上我们抓螃蟹去吧。”

“好啊!”

我立即来了兴致,毫不犹豫跟她出去。

三人、两手电、一桶、一鱼叉,来到大海湾。哟,海水退得真多呀!白天,浪花还咬着白沙,现在,白沙以外,露出黑黢黢一大片浅礁石,足有一百多米远。抬头一看月亮,已近全圆了。推算一下日子,该是十二了,正是难得的抓蟹捡螺的好时机。我与美爱合作,踩着浅水下尖利的礁石,搜寻着海物。喔,有了。美爱轻脚走上前,移开手电光,小巴掌悄悄伸下水,突然盖过去,把螃蟹压住,再轻轻地捏住螃蟹身体两侧,把它抓起,扔进铁桶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揭开了抓螃蟹的序幕。

刚开始抓,我还不适应,总找不到螃蟹,眼看她一个个地抓起来,心里还真有点着急。于是,瞪大双眼,弯着腰,努力去搜寻。终于,找到个大螃蟹,刚要伸手,美爱说:

“毛螃蟹,不能吃的”

不觉有点扫兴。美爱笑笑地指导我抓螃蟹的要领,我按她的所教去找,果然很快就找着了。第一只,我欺它小,随手一抓,那小霸王竟然把我的手指钳出了血;第二只,心有余悸,出手时稍一犹豫,跑了;第三个,抓是抓对了,可碰到它身体两侧的小刺,使我敏感地一放松,又跑了;第四只,挺大的一个,干脆用叉,一叉下去,在劫难逃。美爱摇摇头,轻声说句

“可惜” !

看到美爱熟练地抓着螃蟹,即使被刺被钳也不在乎,我终于鼓起男子汉的勇气,随手就抓过去,于是,第五只、第六只…..都成了我的战利品。一个晚上,三人共抓了大半桶,足有几十只螃蟹。眼看月将沉、潮将涨,便打道回村。

第三天一大早,苏叔就请我和阿多喝酒。美爱早就将螃蟹做好端上桌,一半是清水煮原蟹,一半是剥开蒸好,盛了两大盆,还有些蛤蜊蚌壳什么的,就着山兰酒,边聊边喝边吃。美爱呢?在屋里不知忙着些什么,不管她,女人是不上桌的。苏叔阿多叔侄俩多半喝酒聊天,我却大快朵颐地享受着螃蟹,吃了多少没数数,不下十几只是肯定的了。结果回山后拉肚子,足有一星期没胃口吃不下饭,正应了我的饮食箴言:宁可多吃了遭罪,不可少吃了后悔!此为后话。

因为事情有变化,暂时不出海了,我原计划就泡汤了。下午,美爱二哥抽出空,带我们下海炸鱼。因为没有船,只能在海湾礁石群里炸。用的是开石用普通炸药,药有三根,雷管只有一个,于是三药并一药,用个大玻璃瓶装上、塞紧,加上雷管导火线,下到水中。苏二哥(实际年龄比我和阿多都小,可海里的活,他是行家)先戴上潜水镜下海底寻觅了许久,浮上水面说:仅有些许小鱼。不管了,既来之,则炸之!一炮炸下去,海面上只翻起几条小鱼,我们便四处游动追逐,把它们一一拾进救生圈做的鱼篓里。阿多、小苏戴着镜子潜下水底捞。原来水底还真不少,见他们几条几条地拾上来,我心里痒痒的,但我没有潜水镜,只有干瞪眼,只好守着鱼篓去给他们收鱼。我的手虽扶着救生圈鱼篓,可不敢太借力,一用力,圈下沉,鱼便浮出漂走,只好踩水。时间一长够辛苦的。我找了块浅礁想歇歇脚,可倒霉的是一脚踩着刀锋般尖利的礁石边缘,一刹那,触电般,左脚心拦腰一道血口。血腥引来一群小鱼,围着脚心猛嘬,甩都甩不掉,让我叫苦不迭。

一会儿,鱼捡完了,仅几斤重,太令我们失望了。我要小苏给我潜水镜,戴上,忍着脚痛,长吸一口气,一头扎下水底。嚯,好漂亮的水底世界呀!清清的水、绿绿的礁石(完全不象露出水面后那黑不溜秋的难看)、自由自在慢悠慢游的各种花纹的小鱼、飘飘欲仙的水草,就象进了童话世界,使我忘神,真想就此待在水里永不离开。忽然注意到海底礁石缝里,一条长嘴长身的马石鱼一动不动,便想去抓,气不够,浮出水面,换口气潜下去,钻进石缝里,一把抓住了。鱼不大,但心情好极了,总归是收获呀!

本来打算吃过晚饭就回去了,终因喝酒喝得太晚走不了了。酒足鱼饱后,我和阿多、美爱散步到沙滩上。躺在洁白的沙滩上,欣赏天空皎洁的月光,观看着远海的渔火,感受海风的轻拂,真是凉爽极了。阿多躺下就睡着了,我就与美爱海阔天空地聊着。说是聊,可基本都是她问我答她听我讲。因为她最远才去过三亚,甚至连大陆和海南哪个地方大都不是很明白。她对我们这些北方的人和事非常想了解(海南许多人把广东以北地区都称为北方)。她说自己很可悲,但又没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。闲聊时我尽量注意讲话的方式,生怕刺伤她的自尊心。慢慢的,我们兴致上来了。谈人生、谈旅游、谈各地风土民情、谈他们黎族的“拉闺”、“帕金”;谈得兴起,借着酒劲我便各地民歌胡唱起来,可美爱听得那么入神、那么专注、那么贪婪,似乎要跟着我的破锣式歌声把世界认识透。我不由得心中生出一丝怜惜:这个出生在贫寒家庭的人对外面的世界陌生得象个初生的婴儿。看到她对我歌声的那份满足、那份神情,我心里五味杂陈,再说不出话,只是一直唱下去。只怕我这辈子唱的所有的歌,加起来都没有那一夜的多。

深夜,回到房里睡觉,天快亮时,突然下起了大雨,不多时,年久失修的茅草屋便变成了水帘洞,床头也湿了一大片。我正想起床搬移家什,门“呀”地一声被轻轻推开,美爱轻手轻脚地走进来,点上煤油灯,找来桶盆接雨。我连忙下床帮她搬东西。雨来的急,去得也快。东西搬好,雨也停了。美爱轻声说:

“你再睡会吧,早上要赶路,我去做饭”。

我这时睡意全无,也起床帮她挑水做饭。吃过早饭,该走了,可心里怎样也不情愿,多想再待上几天呀。这里那峻峭的山峰、美丽的沙滩、迷人的海水、奇异的海底世界、风情万种的椰树,还有那大方善良的美爱,一桩桩、一样样,都牵着我的心,使我留恋忘返。

走到村口,我主动与美爱握手,美爱紧紧握住我的手,激动得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,轻声说:

“阿光哥,希望你下月十五时再来,那时我就可以带你去捡好多漂亮贝壳、抓好多螃蟹”。

可下个月,我应该就不在三亚了,为了不让她失望,我只好违心地说

“我会来的”。

松开手,转过身,便疾步朝村外走去,不敢再回头。走在雨后清新而又空旷的碎石路上,任海浪声轻扪我的双耳,任海风轻撩着我的衣裳、轻拂我的头发,心中只想着那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,那一双目光,把我的心思送出好远好远…. 

收回思绪,我不由得想:美爱小妹,你如今在哪里?过得好吗?我真希望有一天,能再回到六道,和你一起抓螃蟹,捡贝壳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