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g2466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很平常、很乐观的人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[原创]我那遥远的郭家湾(续)  

2008-03-28 19:03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郭家湾是个仅有几十户人的小村庄,顾名思义,村庄处于河湾里。村庄背依大山,面朝大河,村庄与大河之间是一大片农田。这条河源远流长,是赣江的源头,是江西人的母亲河。河水清澈明亮,阳光下微微泛着蓝光;河岸长着一片片的芦苇,间或一团团的荷叶拥挤交叠着,波浪中随意地摇曳着。荷叶中零星点缀着鲜艳火红的荷花,把河岸装扮得生机勃勃;高高的河堤上是一排青青的杨柳,杨柳随风起舞,带给人们丝丝凉意。大柳树上偶尔爬着几株野葡萄,通常等不到葡萄成熟,就成了孩子们解馋的佳品;农田很肥沃,就连生活在泥巴里的泥鳅、黄鳝都很肥壮,当然,水蛭也不甘寂寞繁衍着。

  村庄很小,房子基本是土木结构,紧凑地围绕着一座典型的客家大院。大院成四方形,房子青砖青瓦,两层高,大梁大柱的,没什么雕饰。大门前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走廊,跨过齐膝高的门槛,是一个方型的门厅,门厅两边各有一间前廊间;迎面是口天井,跨过天井,就是正厅。正厅两边各一间正统间,我们家就住在正厅右侧的两层正统间内。正统间通常是家族的主人或长者居住,可见当地农民对我父亲的尊重和对我全家人的关怀。

  村庄后是一座大山,山坡上有几株高大的毛栗树,这些树承载了村里孩子们无穷的童趣;大山上草木繁茂,满眼青翠。每当有大人从山上砍柴或打猎下来,总有几个孩子迅速从毛栗树上溜下来,兴高采烈地迎上去,向他讨要野山果或是野鸡翎毛、豪猪箭之类玩物,通常都能得到满足。

  父亲是农民家庭出生,对于农村的生活和劳作都驾轻就熟,可是生产队里对他额外照顾,通常都分配给他最轻松的工作,村里的写作书画类活计完全交给他;母亲也在队长的关照下干上了老本行--在大队的小学里任教。母亲还发挥自己的业余特长,用家里在当时少见的飞人牌缝纫机义务承包了全村的缝纫活,经常能听到母亲一边做着缝纫,一边哼着那久违的家乡秦腔和婉婉腔。这时期的父母亲,常常脸上带着笑意。偶尔能听见他们的聊天,都是在念叨着:这里的老表太好了,我们早该下放来了,再不用过那担惊受怕屈辱的生活了。看得出父母对于现状的珍惜。

  村庄旁边有个生产队两层的大仓库,不远处有一个砖窑。这两个地方都是我们的乐园--我们经常从仓库里偷出红薯、芋头、大豆之类,然后拿到旁边砖窑顶上烤熟解馋,就算被大人发现也不会被责怪,只是提醒我们别玩火注意安全之类。到傍晚时,在大人的召唤声中,孩子们带着兴奋带着满足黑着嘴脏着手哼着山歌跑回家。

  这个仓库却没给大哥留下好感。大哥人长得很秀气,可很活跃。有一天,他与那些大孩子们在仓库玩闹,忽然,在仓库宽大的楼梯上比起了弹跳:这个孩子能跳四级、那个孩子能跳五级...大哥不甘示弱,语出惊人:我能跳10级!孩子们屏住呼吸,崇拜地期待着奇迹的诞生。大哥志得意满,奋力一跳,没脚踏实地,而是踩在第二级梯板上,脚一歪,人往前一冲,肩膀着地,“咔”的一声,肩骨断裂。这段经历,成了我全家在郭家湾的唯一遗憾。

  这期间,小妹也长大了,小妹长的白嫩水灵的,很招人喜爱。可她又太调皮,母亲照顾不过来,就把她送到邻村的保姆带着。这个保姆家是酿酒世家,且经常偷卖(当时叫“投机倒把”)。一忙起来,就照顾不了小妹,小妹就大声哭叫,保姆哄她:“乖乖别哭,给你喝酒!”喝着酒,小妹就不闹了,高兴了。这段奇异的经历,造就了我们家这个异数:在遗传性地不胜酒力的全家人里,小妹的酒量却好得出奇,以致于结婚后,在她丈夫的军营里,春节拜年时同时把旅长政委放到,震惊全旅!

  我该上学了。父亲给我削好一根木制梭镖,用红墨水染红一把玉米穗,系在梭镖颈部。我扛着梭镖,背着新书包,排在全村孩子上学队伍的最后面,兴奋地开始了新生活。可是,这个新生活的开头并不完美:我依稀记得,刚领回的语文课本,第一页,是毛主席戴着红卫兵袖章挥手的照片,下面一行“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寿无疆!”第二页是穿着军装手举毛主席语录的林彪,下面也有一行字“林副统帅永远健康”。本来我非常珍惜新课本,但有一天我放学回来,母亲很严肃地要我交出语文课本,翻到第二页,一把将林彪的照片扯下,撕得粉碎。我着急了,向母亲发脾气,母亲很认真地告诉我“林秃子叛变了”。

  要过年了,生产队里摆酒宴请全村。我印象中,郭家湾当时很富有,除了没钱外就不缺什么东西,经常能吃到我们在城镇都很稀缺的肉食,过年时就更丰富了。村里杀了一头牛,几口猪,打了几筐鱼。男人打鱼丸、打肉丸、打麻琦(就是沾了芝麻黄豆粉的糍粑)、切肉剔骨;女人洗碗筷,炒菜做饭;孩子们玩鞭炮、玩游戏。父亲紧张地为各家各户赶写春联;母亲带着几个姑娘赶做新衣。全村一片热闹忙碌,沉醉在新春喜庆中。全无山外文革的腥风血雨,正是世外桃源景象!

  忽然间,我父母亲被解放了,全家调回县城。离开那天,母亲哭了,两个妹妹哭了,我也哭了,惟独父亲,我看不清他是哭还是笑,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,只是含糊不清地与每个村民告别。全村人一起相送,送出村口,送到大路边。我不记得大人们说了些什么话,只记得我的小伙伴们对我说;要记得来看我们啊!可是,至今我都未能回去过,这,成了我的一块心病。

  现在,全家人一提起郭家湾,都有说不完的庆幸和感激!在那艰难的岁月里,郭家湾成了我们的避风港,给了我们宁静幸福的生活,给了我童年的快乐。那里的山、那里的水、那里的人民、那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,那么的淳朴、那么的真切,时不时地浮现在我眼前,经常进入我的梦乡,永远珍藏在我的心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